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忽如一夜祖宗来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她把元锦沛气哭了
    “那个、”

    帛琠张嘴弱弱地说了两个字,眼前的元大人和宁良候四目相对火气十足,谁也不让。

    俩人对帛腆的话没有任何反应,兀自吵着。

    【那个】两个字,帛琠整整说了三遍,才引起了顾青初和元锦沛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齐齐转过头看向帛琠,谁都没有说话,等着帛腆说下文。

    两人眼中还有浓浓的火气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面前的人不是冲着自己,但这他们的气势实在压人,帛琠不自觉吞了下口水,然后语气颇为弱气道:“那个二位各有各的道理,不要吵了。”

    “夸一句话你也要管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管,只是在说那句话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帛琠的话,俩人同时收回视线然后继续吵。

    ——劝架无果。

    帛琠擦了擦额头的汗,不知为何他脑子里想起了上个月从茶寮老板那学到的一句大夏俗语——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
    两位大人在他的眼中就跟茶寮那对夫妻吵架似的,旁人劝不和,得让这俩人自己说够了才行。

    有路人说妻子错了,那丈夫还会跳出来维护妻子,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俩人对外人互相言语间的维护,丝毫不影响他们继续在吵架……

    当时茶寮老板摇头感叹:清官难断家务事,让他们自己理去吧。

    元大人和宁良候便是给他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元大人,宁良候我等先告退了。”帛琠拱手行礼,二皇子一同行礼。

    茶寮夫妻的热闹他们可以围观,宁良候和元大人的争吵他们可看不得。

    万一口不择言说出什么话让他们听了,过后觉得丢面子或是起了防备,然后与他们疏远更甚者是找茬,那就不太妙了。

    所以帛琠想着趁二人没有更多的失态,他和二皇子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这两位大人物想必自己心里有数,再吵也是他们大夏官员的矛盾,作为蕃国使臣,还是莫要掺合了。

    说了离开那句话,帛琠又等了一会儿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二人依旧没有半分要搭理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帛腆表示理解,实在是这两个人吵的太凶了。

    蕃国文武两派朝堂辩驳时,都没有眼下宁良候和元大人吵得狠。

    那宁良候都已经指着元大人说你是不是故意找事,眼看着下一秒兵戎相见的架势。

    帛琠和二皇子对视了一眼,自行起身从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俩人回了自己的马车后,忍不住叹息一声,这事闹的!

    只希望元大人和宁良候的争吵,不会让他们在盛京往糟糕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好,蕃国不错。”

    元锦沛先软了态度,认可了顾青初的话,因为他发现二皇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找茬最大的原因,就是想把不相干的人给“挤”走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发挥得如此好,元锦沛心中也是真的吃醋于顾青初笑看二皇子说蕃国很好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在他脑海里回放一遍都觉得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听到元锦沛承认,顾青初不觉得自己辩赢了,反而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满满的无力……

    自己和他到底在吵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其实最初拌嘴的火气是顾青初有意为止,她想在蕃国人面前表现和元锦沛关系一般,到后来就有些投入…

    顾青初觉得自己又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无其他事情元大人请回。”顾青初开口赶客。

    元锦沛煞有其事道:“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要走。

    低头揉着鼻梁,顾青初伸出手掌比了比,示意元锦沛现在就说。

    在刚才吵架中,元锦沛就已经想好说辞了,劝顾青初和二皇子保持距离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宁良候可还记得你是大夏人。”元锦沛的一句话,让顾青初瞬间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“至死不忘。”顾青初的这四个字说得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随即她身边浮现出对元锦沛淡淡的敌意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意思?作为大夏守家卫国的将军,忘记自己是大夏人等同于叛国。

    元锦沛对上顾青初戒备的眼神,嘴角露出微不可查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连忙安抚道:“我自是相信宁良候的,但文武百官思想各异,我怕他们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误会你与藩国勾结,所以最好与二皇子帛腆等人保持距离,再加上又是之前你松口让他们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元锦沛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是在叫顾青初离蕃国人远一些。

    顾青初一开始听着还不觉得有什么,她越听,越想,便越气。

    那是她做主让蕃国人同行吗?还不是他自己先许诺的。

    至于文武百官的误会,她在乎他们的想法吗?只要圣上不多想,顾青初对百官根本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顾家重新崛起,她势必会走一条孤独到底的路。宁良候绝对不可以和任何世家或是权臣有过深的交情。

    眼下唯独一个例外,便是元锦沛。

    听着元锦沛的话,越想顾青初越觉得不对劲儿,元锦沛这厮。分明是不想她与二皇子熟悉,如此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    顾青初是没有想过和二皇子交好的,在马车里听二皇子讲蕃国的风土人情,不过是顺势想多了解蕃国一些。

    大夏和金国之间势必会有一战。

    蕃国很有可能成为大夏军队借路的地方,所以她提前了解一下蕃国。

    没成想元锦沛现在跟她玩起心眼来了。

    这人当真是胆大包天,拿朝廷来在她面前扯大旗,除了元锦沛也没有别人敢干了。

    “我遵从我的内心,不会因为别人的说三道四而改变自己。”

    元锦沛眉头紧皱,阿初的意思是她不在乎旁人怎么说,执意要与二皇子相交?

    心中突然涌现一股莫大的委屈,之前说不能接受自己,因为他们辈分不同,外界也不会认可。

    各种理由找了一堆,现在到二皇子这里,怎么就可以遵从自己的内心,不顾他人眼光了?

    元锦沛觉得自己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,也没有人能给他这么大的委屈,顾青初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连道三声好,元锦沛眼眶微红,转身离开了马车。

    顾青初愣住了,她没想到元锦沛突然走了。

    那湿润的眼眸…

    她把人气哭了?